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生活確實不簡單

发布时间:2019-10-12 14:48:03

  摘要:王碧花因各种原因和2个老公生活在一起,结果却发生变故,她又作出非常人的决定,造成了不一样的人生结果也许生活确实不是如此简单 她是一个在村里面备受争议的女人,不是因为她长相倾城,也不是因为她能力超强,而是一个特殊的原因,她只有一个儿子,但是儿子的爸爸却有两个,并且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得还算和睦,因为没有看见过他们之间有什么争吵或者打架之类的事情這樣的情況就是在古代也很少見,并且一般都是男人有個三妻四妾,女人一般都是跟隨一個丈夫生活的

  那个时候的我还只有7岁左右的光景,对大人间的八卦还不是太懂得其中的真实含义不过无非就是在谈论晚上她是挨着那个睡觉的问题,不可能三个人一起睡觉,那一般正常人都接受不了,如果是分开睡就可能是今天和明天轮流睡觉陪睡的原则了不过她的儿子又到底是哪个爸爸的遗传基因呢大人们八卦到这里就总是争论不出输赢来

  其实在我们那个小村落里,她叫王碧花,打从我记事情起就常常听到她的名字从一个个大人们的嘴巴里八卦来八卦去,无非就是在各自揣测她和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

  她的儿子是我的同班同学,但是他都不怎么和其它人说话,每天都是独来独往,低着头走自己的路,在班上的成绩也是中等水平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总是对他有一丝怜悯之心,因为他和别人不一样,有两个爸爸在那个封闭的年代确实是一个人人乐道的笑话谁喜欢被别人在背后谈来笑去,即使是没有恶意的言谈但是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不知道他的内心是怎么想的,因为有一些人天生性格就是内向,沉默寡言,也许他就是属于那一类

  人生永远不会像一滩死水一样平静得可以当一面镜子,有的时候会突发一些直角或者平角的大转弯他的大爸爸在一个安静的清晨毫无征兆地离开了,王碧花哭着来找我爷爷去帮忙因为农村会比较迷信,认为人死了就要做一些道场来为死者开路,送他们顺利去另一个世界而我爷爷就是做道场的那个组织者,打理着几乎村里的所有丧事村里的大部分姓氏都是同一个王姓,按辈分来讲,而我应该叫她嫂子,所以理所当然我们都去参加了这场法事,也是去送死者最后一程死者就停放在堂屋的一个木板上,身体下面点了一盏微弱的煤油灯,听说是为了保持身体的温度,灯是不可以熄灭的,否则是不吉利的有三个人穿着黄色的道士服,各自忙着敲木鱼,念经和烧纸钱,在嘈杂的念经声和木鱼声中,我心里有一丝恐惧和冰冷王碧花哭得像个泪人,跪坐在角落里烧纸钱,她的儿子则默默地跪在旁边,眼睛很大,放出一种悲凉无助的光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想对他笑笑鼓励一下,却害怕他理解为幸灾乐祸,不过确实这个情形是不应该笑的,连衣服颜色都不能太鲜艳,何况……

  后来才听爷爷说,走了这个老公是家里的顶梁柱,除了忙家里的农活,还时不时去工厂里面卖点力气活,以换取一些主要的生活开支而二老公就是老实的庄稼人,每日每夜就知道忙农活,一年到头也找不了几个钱所以在王碧花的心里,应该是更偏向于走了的那个人才十几岁的我毫无家庭观念,对于爷爷的此番见解还不是很明白

  不过没过多久,王碧花就离开了她的家因为爷爷说听见男人和女人吵架的声音,爷爷还上去劝过架原来是王碧花又在外村找了一个男人,不想和这个老实庄稼老公过日子了,而这个为她付出了大半辈子岁月的男人确实不忍这样的待遇,终于也开始愤怒抵抗了就这样僵持了好几个小时,老实男人见没有挽回的余地,最后也只有让她走了,不过她儿子倒是留给了他,也好有一个人作伴

  就这样王碧花又一次成为大家的谈资,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的一个女人,50几岁的人了还找人家嫁,抛弃一个为她忙碌半辈子的庄稼汉不说,连儿子都不要了好在老实庄稼汉留下来和她儿子相依为命,日子也勉强过得下去只是她儿子经常迟到,并且穿的衣服也不是那么干净整洁,脸上都挂着黑烟煤,时常都被其它同学笑还有一次我们在举行升旗仪式,他突然就倒了,后来送到医务室医生说是营养不良,没有吃早饭造成的我回家给爷爷说了这件事情,爷爷喊我早上多带点干粮去结果第二天我却迟迟等不到他的身影放学回家的时候我却无意中碰见了他,他正卖力地背着一筐红橘,重量压得他直不起腰来,肩膀上有深深的红印,为减轻肩膀的负力他用两手卡在两个肩膀上,我表现得很激动,问他为什么没有去上课,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喊我拿橘子吃我看他那么费劲,赶紧拿了一个橘子,他便匆匆消失在落日的余晖中

  没有想到的是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虽然我们只是同村同学同族关系谈不上感情很深厚,但是我心里却有一种淡淡的牵挂和哀愁爷爷说王碧花把她儿子也带走了,没有人知道去了哪里而更不好的消息是他们走了不久之后,那个老实的庄稼人就投到村里深水塘里面淹死了有人说这事放在谁身上谁都要丢半个魂,也有人说也许这只是一个意外

  从那以后,我就不敢再去深水塘捉鱼,也不敢靠近那座因无人居住而四周疯长的茅草瓦房即使无意中路过,我都远远地避开不过我还记得第二年春天的时候,那座孤单的瓦房四周都开起了一树树漂亮的粉色的桃花,听说那是二老公生前种的树,说是结了桃子卖掉可以给二娃交学费而二娃就是王碧花的儿子,实际上之前她还生了一个儿子结果生病死掉了,所以他算二娃一簇又一簇粉红的桃花,本来很美,但是混在无人搭理的田野里面却显出一份分明的凄凉

  后来为了方便我上学,父母成为了城里第一批买商品房的人,我也就更少时间回老家去了不过后来那个村的人都陆续搬到了城里,因为交通方便,找养家的活儿也更容易中间我跟着父亲回去给祖坟烧香,路过整个村的时候,我都不敢想象那个村居然都搬走了,留下一些瓦房或者地基高高低低地矗立在那里,随处可见白色的石头和五颜六色的生活废品散落在草丛间,远处还有几棵枯黄的果树墙和房檐之间还有几只黑色的大蜘蛛,各自织了一张张大等待猎物那蜘蛛的肚子有成人的指头那般大小,至于嘴巴和眼睛就更是让人不敢细看瓦房,地基,生活废品,枯树,野草,蜘蛛以及蜘蛛,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个村的生命也走到了花谢的凄凉后半生,名副其实的一个荒村这样的景象只会逐渐模糊我记忆中村庄的某些记忆

  生活总是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戏剧化,难怪艺术家们都说艺术是来源于生活一眨眼时间就过去了好几年,小孩长大了,大人变衰老了,小城变得更繁荣了而那个传说中的王碧花听说却又奇迹般的回到了那个村落,那个生她养她长大的村落不同的是她现在已经老了,满头的白发,满是皱纹的脸上却少了一只眼睛,不知道她经历了些什么事情,也不知道她的儿子到哪里去了没有人知道,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回到村里生活,也许大家都知道的是生活确实不简单

  共 258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是以一个女人的生活为线索,写出了女人离奇的一生,以女人生活的状态,和村庄的模样,道出了生活的不易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尚林夕】

  1楼文友: 06:12: 8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心肌梗死支架治疗后可以吃通心络吗
小儿佝偻病引起的O型腿
慢性心律失常危害
通心络对脑梗塞患者管用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