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全能数学家 第八二章 别在老子面前装逼

发布时间:2020-01-16 20:42:47

全能数学家 第八二章 别在老子面前装逼

星期天早上,也就8点不到,杨帆就接到萧红叶的。

“要车接吗?正好空着呢。”萧红叶道。

生日正常都是下午吧,大早上的就来打扰,杨帆也是无语了。

“别,在外面买礼物呢。”杨帆回应,必须这样说,不这样人家可能直接杀上门的。

“少年,不错,慢慢挑,女神有耐心。”

挂掉。

客厅内,杨帆把一张桌子清空,拿出昨天买好的上等纸张,右手均匀用力,磨墨。

对,这就是杨帆准备的礼物,成本低啊,而且自己手工出品,也是相当有诚意的。

杨天穿着睡衣,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出来,边走还在拨着眼角的眼屎。一看儿子架势,看错了,再揉眼睛,大叫:“怎么?大早上的起雅兴了?”

杨帆给了老爸一个白眼,别人家都是少年人晚起,中年人早期,自己家是完全颠倒过来的。这个时间点,如果不是被尿憋醒,估计还要躺到十点后。

“准备礼物呢。别打扰我。”杨帆不耐烦的回道。

“你这个礼物,是不是太坑了。”儿子艺术才华有几分,杨天怎么会不了解,邀请也接到了,“要拿点诚意啊,好歹人家给我们撑过脸的。”

“你们哪晓得我的本事,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吧。”被老爸看轻,杨帆立马顶回去。

“少年人,本来你老子没兴趣,既然说的吊炸天,不关注一下肯定过不去,等我洗嗽完再来瞧瞧。”杨帆拖鞋踢踏踢踏,进入卫生间。

墨还没到火候,杨帆不急,此刻,王羲之附身了,水要用多少,墨要多粘稠,都了然于胸。

卫生间内,传来杨天的声音:“早饭有没有给我们买啊。”

静神养气的杨帆,差点喷出血:“别瞎嚷嚷,正在酝酿手感呢。”

“你小子一天到晚就只知道自己,有没有关心过你的父母,一点都不懂事。”

“你们周末起床时间不固定,最晚中午12点都有,我大早上买了也要冷掉,懂不懂。还有,我都不知道你们晚上几点回家的。”

“还是不用心,你不好问问我们回不回家的。早饭就不能买好了放着,到时候微波炉转转,或者烧点开水蒸一下,我们起来不就能吃了。”

以王羲之大能的气度,竟然还敌不过父亲的坑人,杨帆崩着地精神状态立即垮了。

手一抖,一滩墨汁飞溅而出,不只是一张白纸边角被染黑,身上也带着好几滴黑点。

“还有没有节操了,啊。这是父亲该说的话吗?”杨帆赶紧抽取纸巾,身上先擦,那纸肯定废了。

“声音轻点,大早上的就吵,你妈还在睡呢,不懂事。”

看着自己衣服上的黑渍,杨帆大叫冤枉,墨水很难洗的,这件门面衣服,今天不能用了。

杨帆喜欢穿普通休闲服,宽松,舒适度好,而今天是为了形象包装,特意换了白衬衫。

“还好西装因为放不开手脚,没先穿上,否则真要被坑死。”

再看白纸,已经不能用了,一共就买了5张,很贵的。

杨帆回到房间换掉衣服,再出来,老爸在桌子边上放了把凳子,坐下了头还一点一点打瞌睡。

听到动静,杨天强打精神,道:“昨天登山太累了,体力还没恢复,你倒是快点,我还要去补觉呢。”

“爷,请稍等。”杨帆回到原来的位子,磨墨,感觉墨汁差不多了,怕有变故,道:“看就看,别吵,别妨碍我,知道不。”

“少年人,不是你大早上的清空桌子,我还在睡着呢,你老爸我没发火,当得上好脾气了,你还有理了?”

“别动,别吵。”

杨帆抓起毛笔,先闭眼养神十秒,再睁开时,眼中光芒闪烁,精气凝聚一线。

杨天一惊,来真的。这一下,把他瞌睡都赶跑了。

毛笔是普通毛笔,墨汁是手工研磨的墨汁,当的上普通二字。当浸泡汁水的毛笔,贴上那张白纸,笔尖墨汁化开,第一个点,就似百花争艳。

杨天突然闻到了一股香味,使劲嗅嗅,没有什么东西啊,再一次深吸,一股墨汁香味,笼罩客厅。

“好家伙,笔墨生香。”杨天记得儿子没出手前,墨汁还散发臭味,那么是动手后,产生的一种神秘效应。

“这个小子,成长快地真吓人,让老子我都看不懂了。”杨天感慨万千,盯着那只手,神情专注,屏住呼吸。

杨帆的手很稳,不见丝毫颤抖,一勾一划,第一字完成。

杨天郁闷了,这是什么字体,儿子什么时候学过这种书法?行书?草书?

有古怪,这个字就一斜勾下方一点,简短,转折清晰、顿挫自然。

“有点意思。”杨天没说话,继续观看。

第一字写完后,第二字起,速度更快,眼花缭乱之下,杨天觉得眼睛跟不上了,左右晃晃脑袋,手指再擦拭眼睛。

视觉恢复了,儿子已经把整副书法完成了,用时竟然不到一分钟,这……这也能写书法?

看着那副书帖,杨天不懂书法字体,但是审美不缺,这副字,当得起神妙绝伦这个称谓。

笔试从开始的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到委婉含蓄,遒美健秀,收尾时,龙飞凤舞,气象万千。

“小子,有一套啊。”

杨天忍不住赞美,真是刮目相看,这副字送出去,不丢脸。

见他还要在边角写字,杨天立即叫道:“我看你也别签名了,就说是某位名家的作品,让别人去猜,说不定更被人赏识。”

杨帆微微一顿,道:“这就是名家手笔,我这可不是仿冒的,老爸你放心。”

“你这小子,把自己说成名家,脸皮真厚啊。”

正当杨天还要再次提醒时,杨帆签名已经落下。

蓦然,整副字体,一股白光升腾,至半米高空,光华大散,消失于天际。

“什么?笔墨生辉?”杨天蹭一下站起来,大叫。

他再次被刷新了三观,如果说笔墨生香只是因为墨水的某种余韵,自己鼻子嗅觉错误等等,也算有科学根据。

但是,刚才那阵光华,杨天断定没有看错,甚至还在光华内,感受到了一种湿润。

“你这帖叫什么名字?肯定和水有关,我看见了,闻到了。小子,你也太可怕了。”杨天不能接受,这种书法,根本不应该是艺术平平的儿子能拥有的。

杨帆微笑:“老爸,有点欣赏力啊,这副字帖叫《雨后帖》。”

“我是问你为什么会有光。为什么能闻到湿气?”

“谁知道呢,也许是老天被你儿子吊炸天吓到了。”

又在耍宝了,杨天连拍儿子后脑勺,道:“装逼,在老子面前装逼。有句话说的好,在老子面前装逼,就要被打脸,你说,我是不是你老子。啊?”

刚刚还是书法大师,此刻被人拍地脑门连抖,狼狈不堪,形象天差之别。

北海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上海黄浦区精神卫生中心怎么样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酒泉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无锡癫痫病医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