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逆天狂神寻墓

发布时间:2020-01-25 03:35:08

逆天狂神 寻墓

“阁下是何人,为何插手我们的纷争?”迟翔骑在马背上,阴沉着脸问道。

叶宁长刀一阵旋转,一圈七彩刀气波如波浪般向四周扩散,周围十丈范围的骑兵顿时一阵人马俱翻。

“一过客而已!”叶宁淡淡地説道,“至于为何插手你们的事,很简单,就是我看不惯”

迟翔嘴角一阵抽搐,一个看不惯就杀掉了自己这么多手下,不过忌惮叶宁的实力,也不敢多加得罪,向叶宁拱拱手説道:“在下迟翔,我家大王是这一带鼎鼎大名的擎天手杜戮,希望阁下能给我家大王个面子,不要插手此事,他日我家大王一定重重答谢!”

“擎天手杜戮!哦·····”叶宁拉长了声音,惹得迟翔认为他也听説过杜戮的威名,不过下面的话却令迟翔嘴角又是一阵抽搐,“擎天手,这称号不错,不过这杜戮却是何方人物,怎么我从未听説过有这么一号人物!”

“扑哧”金铜公主看到迟翔那吃瘪的样子,不由扑哧一笑。

迟翔铁青着脸,语气转冷,冷声説道:“我家大王可是斗皇巅峰强者,在这一带还从未逢敌手,所以有了擎天手这么一个称号,阁下虽然实力不错,但我劝阁下一声,要想在这一带过得好一diǎn,就不要得罪我家大王,要不然倒霉的是自己!”

“哦,我怕怕”叶宁做个畏惧的动作,然后大笑道:“斗皇巅峰算什么,xiǎo爷连皇级都接触过,岂会怕你家大王这一个xiǎoxiǎo的斗皇巅峰”

迟翔脸色阴沉了下来,沉声説道:“这么説来,阁下是一定要插手这件事了!”

叶宁却是微微一笑道:“你是在威胁我吗?这样的话我更要插手了”

迟翔不再与叶宁啰嗦,左手重重挥下,大声喊道:“众将士听令,全力进攻,还是那句话,除了金铜公主,其他人一律杀掉”

“诺”

金铜公主纵马来到叶宁身边,对叶宁拱拱手道:“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此份恩情,银月铭记在心,他日一定报答”

叶宁微微一笑道:“公主客气了,麻烦带领你的人马跟在我身后,我带你们冲刺一阵,带你们突围”

时间不等人,对方已经开始进攻了,金铜公主没有丝毫犹豫,对着叶宁diǎndiǎn头,然后下令手下人。

此时金铜公主的手下仅余不到两百来人,看得金铜公主一阵心痛,不过现在可不是情感用事的时候,金铜公主重新来到叶宁旁边,向叶宁diǎndiǎn头,表示已经准备好了。

叶宁转过身面对那仅余的两百名将士,喊道:“各位都是沙场的好汉子,想必都知道军人最爽快之际就是割掉敌人头颅保护自己需要守护的人的时候,今天你们能为了你们的公主而奋不顾死,成功诠释了什么是军人,现在我想问一下你们,有没有信心随我再一次与敌人决战沙场!”

“有”高昂的声音响起,叶宁的话给予他们很大的鼓励,因为这是对他们的肯定。

“好,那么,现在就随我冲!”

叶宁一马当先,金铜公主跟在叶宁一旁,随后是两百骑士。

叶宁长刀一挥,一股强横的能量向着前方阻拦他们的蓝色盔甲骑兵横扫而去,能量扫过之处,修为稍差一diǎn的士兵立即从战马上倒下来,栽倒地上,瞬间就被叶宁带领的骑兵踩成肉泥。

在叶宁强有力的冲击下,这只两百余人的骑兵就如一把利刃,势如破竹地撕开一条通道。

“有我迟翔在,你们休想离开!”

只见迟翔带着几百比其他骑兵都要精锐得多的骑士正杀气腾腾地守在前方,不过此时他脸上也是挂满了凝重,因为通过刚才的观察,对于叶宁的实力他已经有了个模糊的概念,那就是恐怖,他也知道要对付叶宁这种高手,凭那些普通骑兵是根本起不到作用的,所以为了完成任务,他不得不忍痛动用他自己的私兵,也是最精锐的。

“勇士们,随我杀敌!”迟翔喊道,几百精锐骑士持着长枪向叶宁一行人冲来。

“公子xiǎo心,这些是迟翔手下的精锐部队,每一个都不简单!”看到向己方急速刺来的精锐骑兵,金铜公主忙向叶宁解説道,生怕叶宁轻敌导致全军覆没。

叶宁对这些所谓的精锐骑兵不屑一顾,在绝对实力面前,这些所谓的精锐不过是稍强一diǎn的蝼蚁而已,根本不足畏惧。

长刀挥动,一股比之前强横上数倍的能量波向前方涌去,顿时又是一阵人倒马翻,然后又是一地的肉酱。

迟翔的脸一阵扭曲,才这么一个照面,自己的精锐骑士就少了十分之一。

迟翔大吼一声,纵马向前,亲自迎上叶宁。

“来的正好!”叶宁也不用多少斗气,直接以能量与他的长刀重重一击。

“砰”

双方胯下的战马同时长嘶了一声,感受着手心的稍微发麻,叶宁不由有些诧异地看了迟翔一眼,这家伙还真有diǎn蛮力,在这普通人战场上,确实算是一员猛将,也难怪金铜公主的父亲会重用他。

不过他的运气不好,竟然会遇到叶宁,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种战场上的人,却有一个醉卧沙场的梦,这就导致他的悲剧了。

叶宁和金铜公主并肩站在草坡上,身后是仅余的两百将士。经过一场浴血奋战,敌方大将迟翔被叶宁斩于刀下。主将死军心乱,那些蓝甲骑兵一见到己方主将战亡,立即混乱起来,再也无心恋战,四处逃走。

这一战可谓是爽极了,叶宁没有依靠强横的斗气,而是凭着力量与这些普通士兵对阵,这种纵横沙场的感觉令叶宁感到无比豪爽,热血沸腾。

“今天多亏了公子相救,要不然银月可能已经死去多时了”金铜公主向叶宁深深地鞠了个躬。

叶宁忙托起她,口中説道:“公主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再説那家伙打扰了我的清梦,我不找他算账找谁”

金铜公主却是摇摇头,坚定地説道:“对公子来説,这也许就是举手之劳,对银月来説这却是再造之恩,公子的这份恩情,银月铭记在心,若有机会,将来公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银月一定不会推迟”

看着眼前的女子,叶宁眼中却是浮现出一抹怜悯,这个坚强的少女贵为公主,本不用出现在战场上,却是由于国破家亡而被逼披甲上阵,过着戎马生活。

叶宁diǎndiǎn头没有再説话,而是侧过身子看着那东升的旭日。

此时一轮红日东升,朝阳下,一切事物都被染成了金黄色,金铜公主深深地看着叶宁的脸庞,那一张脸在晨阳下显得是那么的爽朗和俊俏不凡,看着看着,不由有diǎn痴了。

本以为自己今天难逃一劫了,因为自己已经决定,若是逃不出重围,自己宁愿自杀身亡也不会被带回去遭受那豺狼的侮辱。就在自己正要自刎的时候,这卓越不凡的白衣男子却是从千军万马杀入重围,把自己以及部下们解救出来。

金铜公主贵为公主,自然读过一些关于勇士和公主的故事书籍,对于叶宁的出现,脑海中的一些狗血的镜头自然浮现出来,看着叶宁,她不由陷入一阵阵幻想当中。

似乎感觉到什么,叶宁微微转头却看见金铜公主正痴痴看着他的目光,不由一阵微微失笑,看来自己这副尊容还是不错的,这金铜公主明显对自己有了好感。

叶宁的轻笑声惊醒了金铜公主,看到她身体一颤,叶宁急忙又假装看朝阳,以免少女尴尬,金铜公主脸一红,偷偷瞧了叶宁一眼,却发现叶宁没有在看自己,不由轻轻松了口气,同时心里却有些失落,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情感。

平复一下心里的莫名情绪,金铜公主轻轻问道“公子在轻笑什么呢?”

呃,总不能告诉你哥刚才正在自恋吧,叶宁只能敷衍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一diǎn私事而已”

金铜公主diǎndiǎn头没有再多问,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自己不应该多问。

突然想起了什么,金铜公主急忙説道:“对了,还没请问公子名讳呢!”

“在下叶宁!”叶宁开口道。

“叶宁”金铜公主沉吟了一下,似乎想把这名字深深记在脑海中,又道:“前不久听叶宁公子説是路过的,不知公子要到哪里?”

叶宁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

金铜公主见叶宁没有説话,不由有diǎn失望地説道:“恕银月冒昧了,公子不想説就不用説了”

叶宁摇摇头道:“没什么不想説的,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説,我要去的地方是北部沙漠”

“北部沙漠”金铜公主轻呼了一声,“公子也想进去那尊级之墓!”

叶宁微微一愣,问道:“你怎么会知道那是尊级之墓?”

“这消息是从昨天开始传出的,听説那里很不简单,许多人想闯入其中,都被一些古怪魔兽挡了回去”金铜公主缓缓説道。

“古怪魔兽!”叶宁喃喃道。

“公子,现在许多大势力都派人赶了过去,到时候一定会有一场恶战,公子还是不要过去趟这趟浑水为妙”金铜公主轻声説道。

叶宁又是一愣,酒吧侍女,妩媚少女云溪都跟他説过同样的话语。

微微一笑,叶宁説道:“你放心,我自有分寸,对了,从这里到北部沙漠,估计有多远”

金铜公主沉吟了一下,然后道:“公子是斗王强者吧,以你的实力,若白天连续飞行的话,估计四五天的时间应该就可以到达了。”

“那最好不过”叶宁精神一振,以他皇级的实力,凭着战神斗气,若日夜赶路,估计一个日夜的时间就可以赶到。

“公子,你真要过去那里吗?”看到叶宁一脸兴奋的样子,金铜公主不由担心地问道。

叶宁diǎndiǎn头。

金铜公主也沉默了,毕竟这是人家的事,自己又与人家不熟,无权干涉。

“那你自己xiǎo心diǎn,还有不要太过逞能了”金铜公主关心地説道。

叶宁心里一暖,深深看了金铜公主一眼,微笑道:“你放心,我会的!那公主,我先走了”

金铜公主眼中挂满了不舍,这一分离也不知再次相见是何年,不过很快又被坚定取代,两人始终是萍水相逢而已,自己还要为夺回国家而努力,没有太多的精力去理会那些情情爱爱。

“各位,山不转水流长,后会有期!”叶宁向着两百将士拱拱手,然后对着金铜公主灿烂一笑,身影一闪,已经出现在远方的天际。

“将级!”金铜公主身体一颤,无可置信地看着那道消失在天际的身影,那些将士们也是一脸的震撼。

一个xiǎo将来到金铜公主身边,问道:“公主,那可是将级强者啊,你怎么不请他留下来,有他的帮助,我们要复国恐怕不是一件难事”

金铜公主从震惊中醒来,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他的实力竟然达到了这个程度,不过人家有急事我们也不能勉强他留下来,再説,我们复国不应该过多想着依赖外力,更应该想想如何才能增强自己的实力”

“公主英明,末将明白了!”xiǎo将恭敬地説道。

一道白影如流星般划过天际,向着北方急速掠去。

穿过云层,高空中的寒冷对叶宁这等程度的强者没有丝毫影响,此时的叶宁却是脸上挂着愧疚,因为他想起了离别前,金铜公主脸上的欲言又止。

如果没猜错的话,金铜公主是想请求自己帮助她夺回国家政权,但又顾虑到自己要赶往北部沙漠,所以不知道如何开口。

叶宁可不敢对金铜公主许诺什么,因为许多事情往往身不由己,这一次前往尊级之墓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不敢説诸如一定会帮助她复国的话语。

説到底,两人也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而金铜公主也可能仅是叶宁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罢了。不过叶宁没有想到的是,他与金铜公主竟然会再度重逢,而金铜公主也成为他的女人。

北部沙漠

经过了一天一夜连续不断的赶路,叶宁终于赶到沙漠地带,这是一片一望无垠的沙漠,滚滚的炽热气息扑面而来,令人感到无比窒息。

这一路上,叶宁也遇到了不少和自己一样,想进入那尊级之墓谋求一杯羹的人,这些人中虽然不乏王级级别的高手,但大部分却是将级修为以下的人。

看来尊级之墓的吸引力还是挺大的,连这些将级不到的人都想赶来分一杯羹,丝毫不在乎竞争对手是谁。

到现在,叶宁估计自己这一路过来碰到的人已经有几百之数,若再加上前些日子已经赶到目的地的人,估计不下数千人。

不过人数虽然多,高手却未必多,叶宁估计这一次绝对有许多人会成为炮灰,埋骨他乡。

鸟为食死,人为财亡,人性本来就是贪婪的,在巨大利益的面前,即使面对更大的困难,也敢挺身走险。

同情归同情,叶宁却不会多説什么,毕竟每一个人选择的路都不一样,既然选择了,无论结局如何,也是自己的事。

叶宁发现自从来到了这异世界,自己的性子改变了许多,做事不再是像以前那般随心所欲,而是先考虑利益得失。

叶宁此时正跟在两名王级身后,用叶宁的话来説就是,与其如无头苍蝇般到处乱逛,寻找那尊级之墓,还不如就这样跟在这些人身后,既省力又不用担心找不到路。

跟随着那两名王级飞行了几个xiǎo时的时间,一个绿洲缓缓出现在叶宁眼前,叶宁可以肯定那不是海市蜃楼。

离绿洲越来越近了,叶宁有diǎn诧异地望着前方,感叹着大自然的造化。

眼前的所见已经不能説是绿洲了,而是沙漠中的突兀而起一座巨大山脉,随着越来越靠近这座山脉,只见一座主峰拔地而起,直入云端。

好一座高耸庞大的山峰,叶宁估计它的高度丝毫不下于珠穆朗玛峰,却比珠穆朗玛峰更加突兀险峻,远远看去,这座山峰就如一把刺破云端的利剑。

沙漠的酷热在随着愈加接近山脉而渐渐消退,在进入距离这座山脉的十里范围内,叶宁发觉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燥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久违的清凉。

此时,从四面八方赶来寻宝的人更多了,虽然这些人中实力不到将级的人占多数,但叶宁还是发现有不少王级以上的强者,甚至不乏皇级。

很明显,这些人都知道目的所在,全都向一个方向涌去,那就是主峰所在。

叶宁依然跟随着那两名王级,有人带路的感觉就是爽,叶宁不快不慢地吊在他们身后。微微一笑,叶宁知道那两名王级已经发现自己在跟踪他们,不过忌惮自己的实力,不敢有什么动作。

两名王级降落的地方实在那主峰的山脚,叶宁追随着他们落了下来。

降落的地方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放眼过去,只见一棵棵几人拉手都抱不住的大树拔地而起,无数的枝条相互缠绕,那茂密的枝叶把几乎阳光都遮住了,地面显得有diǎn昏暗。

叶宁的手按在一棵大树上,这些大树都不知道已经生长了多少年,才长成如今的规模。

周围是一片片的荆棘藤蔓,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喜阴植物,把前方视野全部遮住。

森林各处传来一道道清脆的鸟叫声以及一些不知名的魔兽低叫声,一股原始气息扑鼻而来,还带着一些泥土的气息,让人不知不觉间感觉到沧桑。

宁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上海肿瘤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泰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青岛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