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云水剑 第四百二十章 药剂

发布时间:2019-09-24 14:31:31

云水剑 第四百二十章 药剂

雨下得愈来愈大,水渍顺着唐冲的脸颊流下,迷蒙了他的眼睛。他摇摇头,抬手擦了擦眼眶,墨眼圆瞪,怔怔地望着刺进东方星腿部的利刃,口中喃喃自语:“不可能的……这明明就是……”

东方星蜷伏于地,瑟瑟抖,片刻后,其忍着疼痛,低头看向插入腿部的利刃,心中一惊

云水剑  第四百二十章 药剂

,回头看向有些呆愣的唐冲,眼里尽是不可思议。

“咦”

云水楼的杀手们不愧是出自天下有名的杀手集团,素养极高,虽説震惊于这突然的变故,但皆没有乱了方寸,架势依旧,阵型依旧,所散出的气势也没有多少变化。因而那对方的二弟眼中有些惊异,赞叹道:“素闻江南云水楼之强,本来我还很不服气,但今日一见,这名头倒不是浪得虚名”

东方隐见兄弟负伤,心中一沉,便欲冲入雨幕之中,但紫苑眼疾手快,一把攥住其臂膀,制止道:“隐哥哥,慢着,我觉得有些古怪……”

一直观察紫苑这个代理盟主的“潜龙”老二不禁暗暗diǎn头,然后望向还有些呆愣的唐冲,嗤笑道:“作为唐门少主,也会做些偷袭同伴的事吗?”

“胡説”唐冲思绪一乱,赶忙喝道,“刚刚我明明就是……”説到这里,他脸色一变,抬眼惊疑地望向那个嘴角含笑的男子,因为他明明记得他瞄准的就是这个人的胸膛,但结果却是射错了地方

在这雨天的夜幕里,“潜龙”众人的身影似乎在这雨幕的另一侧,而那二哥更是捉摸不透,唐冲有理由相信令他唐门一绝失常的一定是那个眼神里流露出放荡不羁的男子。

“你是想説刚刚明明是瞄准了我吗?”这个男子瞧见唐冲止住了话语,笑了笑,竟是説出了唐冲心中所想。

“果然是你”唐冲一怒,袖口间的利刃再次滑于手间,刚欲掷出,却是扫了眼那还蜷伏于地的东方星,不禁面色微变,硬生生止住了动作,显然他害怕了,害怕他的绝技再次失败

那悠闲坐在高墙之上的领头之人有些怜悯地望着底下的众人,偏头望着那挂着人畜无害笑意的二弟,不禁心中一寒,叹息道:“二弟,你又调皮了……虽説你是我们‘潜龙,智谋最高的人,却总改不了这一习惯,为兄真的很同情他们呢”

“反正我们也要等那叶盟其他人前来,先陪着叶家的人玩上一玩,不是很好吗?”那人饶有兴趣地望着那个有些迟疑地唐家少主,轻笑道,“怎么,唐家少主,你是害怕了吗?刚刚的话,我可是很佩服你的暗器绝技的呢”

唐冲知晓对方故意挖苦,感到阵阵屈辱,却找不到话反驳,毕竟他的的确确将暗器射中了东方星。

“哼……唐哥……今天我喊你唐哥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需要管我,继续攻击,若真的还像刚刚一样,那就算我运气不好哈哈……”东方星挣扎着立起身,拖着伤腿一步步退于一旁,大笑着喝道。

唐冲怔了怔,抬眼望向那步履蹒跚的东方星,虽在雨幕中看不清对方的眸子,但他能感受到对方的鼓励,因而他将手中的利刃攥得紧紧的,偏头望向高墙之上的男子,不禁嗤笑出声:“呵呵……我唐门是黑道出身,比江湖更是过得刀里来火里去的日子,还真的被东方好兄弟説教了呢……”

话罢,唐冲眼神一凝,猛然一抬手,眨眼间,那一道寒光自其手射出,划破了雨幕,大喝道:“‘潜龙,的那位,你再让我的暗器失准看看”

“哦?”高墙之上的“潜龙”众人似乎都有些愣神,但那位二哥还是轻松地用手中的判官笔将袭来的暗器挡下,但区别便是这次他动了手

唐冲眼神凝了凝,笑道:“原来并不是每次都会有那种情况生啊……”

因为夜幕极暗,谁都没有注意到对方那人手中的小瓷瓶,那人低望了望手中的瓷瓶,摇摇头,叹道:“原来是没有了药剂……”

“嗯?”紫苑心中一动,听到对方的话语的第一反应便是与刚刚那异常有关,秀眉稍蹙,思索着原因。或许是因为她长年跟随婉儿,在这般推断方面学到不少,不过片刻,她望了望场中的人,又看了看天,不禁疑惑道:“莫非是因为那药剂吗?对了……是雨水吧?”

“呵呵……真是不能小看啊……”那人眼中闪过一丝惊奇,索性解释道,“不愧是代盟主不错,就是因为这雨水啊……雨天啊,我可是很喜欢的……

説话间,他将手中的瓷瓶抛出,而唐冲一把接过,举到鼻间轻嗅。因为唐门另一绝便是用毒,对这些药剂的属性成分自然颇有研究,倏然,其面色一变,眼中有些凝重,叹道:“早就听闻江湖中有一种药剂能遇水则化,沾之则浸入皮肤,虽不会伤人,但能使人在短时间内进入幻象……原来我还不信有我唐门做不出的药物,但想不到世上真的有此奇药……”

“如何?现在懂了吗?刚刚你根本就是在瞄准那个人而已……呵呵……”高墙上的人摇了摇头,似乎对这药剂的用尽有些可惜,“那个本就是无聊陪着你们玩玩的,效果还不错,倒是让我们‘潜龙,看了场好戏呢”

“那又如何?现在你不是已经没有了这种药了吗?”紫苑冷笑一声,厉声反问道,同时,她纤手一翻,云水楼众人便是变了阵型,集中于两个角落,拉开了中间的地方。

“她这是放弃吗,竟然不包围我们了?”领头人有些诧异。

“不……他们是想直接攻上来了……”身旁的智囊否定了这一説法,瞅着那聚集在两处的云水楼杀手们,猜测着究竟是哪一处会率先冲上来,又或者是这个紫衣少女亲自出马呢?

就仿佛是演练了数遍一般,紫苑纵身一跃落于左边,而东方隐居于右,几乎在同时他们两人领着云水楼两处人马同时一跃而起,冲向高墙

“他们……他们竟然打算用人数取胜吗?”

鞍山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金华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汕尾治疗卵巢炎医院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的口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