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一百八十四章 孤独的红豆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8:27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一百八十四章 孤独的红豆

第一百八十四章孤独的红豆

xiǎo青的提议让草稚夜儿心乱了,最后她表示再想想,并没有马上给答复。

xiǎo青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随后又是不痛不痒説了一番话后便离开这里。

留下一地草稚族人思考着很多事情,面上有郑重的神情。

“要不,夜儿你就按照靑前辈那样説的去做吧。你二哥刚刚説的也不是没有那种可能性。父亲説这些话你可别生气,要是在土之国再遇上类似安倍家族的那样的,我们家族又会有大麻烦。再説,草稚家男人还没死光,你就不用cao心太多!”草稚悠人也劝导开草稚夜儿来。

草稚夜儿有些好气又好笑:“父亲大人”

草稚夜儿的二哥把脑袋凑了过来:“父亲大人説的没错嘛,我的xiǎo妹就是漂亮,俗话説‘红颜祸水’”

他还没有説完,就被满脸通红的草稚夜儿打断了:“二哥你别再説了!”

“本来就是这样嘛。你説説,那个鸣人这么厉害,你跟她在一起一定不会有危险的,况且有靑前辈的帮助,那就更安全了!这样一来,我们也放心。等家族发展的强大起来,就接你回家!二哥向你保证,这个时间一定不会太长!草稚家族,一定会崛起!火之国的古势力之中,和我们家族交好的也还有不少,等安倍家族被灭,我们依旧会活在阳光下”草稚夜儿的二哥分析到,今天是大家对他印象大为改观的一天。

接下来,他又看向草稚忠:“忠,你也説一句啊。劝劝她。”

草稚忠似乎没有想到草稚夜儿的二哥会征询自己的意见,愣了一下,眸间有深意:“我也认为二公子所説有理。”

草稚夜儿哭笑不得,跺跺脚:“不理你们了!”

随后便回道目无多了起来,不再出来。

“夜儿的表现似乎有些异常啊。”草稚悠人摸摸下巴,隐隐察觉到什么。

草稚夜儿的二哥则是有些糊涂:“这话怎么説?最令人不可思议的,她还能喜欢上那鸣人不成?”

然而,这话一出,众人也都僵在原地。过了很长时间之后,纷纷露出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笑容。

安倍一族的族地,安倍司已经分派族人向着死亡沙漠准备前行,行动安排的很是缜密,由他亲自负责。

“金三,这一去,便是百年难遇的契机。预言刻图也已经名言,将会有一位优秀的少年来改变这个平静的世界,带领他身边的人走上巅峰。金三啊,安倍家族就靠你了!你去,去把死亡之海的封印给我解除了!!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带着荣耀归来”安倍司对着安倍金三赋予了重望,如是説着。

安倍笃和不休则是站在一旁,并没有説什么。经过那天安倍笃表现出来的强硬态势,安倍司仿佛默许了他的决定!

安倍金三身上怀揣着被众伙人给予了厚厚的希望的死亡紫罗兰药剂,带足了守护自身的物器:“父亲大人,定不会有负家族重托!”

“上路!”安倍金三走到跟前,冲着族中许多的年轻子弟説道,大手一挥,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鸣人听到他的这句话,却是忍俊不禁。

上路,怎么感觉是要去要去送死的意思呢?

安倍金三就要走过鸣人身边,鸣人赶紧绷直脸庞。

“你跟我走,有些事情我需要你的能力。”安倍金三当众对鸣人説道。

鸣人略微一怔,看了二长老一眼,随后diǎndiǎn头,站到了安倍金三身后。

“此行,定会成功!”安倍金三怀揣着畸形的梦想上路

而在安倍一族终于“上路”之后,遥远的木叶也是举办了一场隆重的盛事!

阿斯玛和夕日红的婚礼终于如期进行,接受着村民们最诚挚的祝福。

各大家族均有人来道贺,阿斯玛的婚礼盛事代表着猿飞一族的地位在木叶依旧稳如泰山。

而其实,阿斯玛是特别不愿意坐这个位置的。

跟随在阿斯玛身旁的夕日红能够明白她的丈夫的心意,笑笑,看着阿斯玛有些拘谨的回应着周边人的贺声,面上笑的时间太久,就到肌肉已经僵住

夕日红捂嘴偷笑,被阿斯玛发觉了。

后者瞪了夕日红一眼,心想等洞房的时候再治你!

整整一天,木叶沉浸在欢乐的氛围之中。

“五代火影大人来了!”

“是五代目!”

突然,人群骚动,主动让开一条道。

纲手和团藏一同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静音。

纲手走到阿斯玛和夕日红的身边,笑笑:“今天,就让我来为你们主持!阿斯玛,你一定要好好守护好我们的夕日红,不能欺负她!”

夕日红有些害羞,瞥了阿斯玛一眼,没有説话。

“我会的!用我的性命发誓,红,你愿意把你的以后的时间交给我吗?同我一起维续着这个新的家庭?”阿斯玛款款深情的看着夕日红,如是説道。

场面变得很安静,众人把视线盯在夕日红的身上,等待她的回答。

“你是我的夫。”夕日红眼神有些迷离,轻轻吐字説道。

今天的夕日红格外漂亮,她被阿斯玛一下子抱在怀中,转了好几圈。

“以后,你将是我阿斯玛的女人,这辈子是,下辈子也一定还会是!”阿斯玛贪婪的闻着夕日红身上的问道,不愿松开。

“这么多人看着呢!”夕日红看看满脸坏笑的大伙,面上缠满了红晕,很不好意思。

“哈哈!”阿斯玛仰天大笑,今天的他,最是开心!

纲手望着这两人,眸中也是充满了欢喜之色。

就连站在一旁的团藏,都在上来説了不少祝福的话后,才匆匆离去。

婚礼的进行时,在继续

远处的一棵大树上,一道秀丽的身体坐在上面,细腿随意摇摆,望向阿斯玛那边的红火。

“喂,我説,你怎么在这里?不去看看?”树下,突然传来一声询问。

是卡卡西!

“那么多人看我不顺眼,我还过去干嘛?”御手洗红豆翻翻白眼,如是説道,但视线并没有离开阿斯玛那边。

她的心,是沉浸在其中的。

或许木叶的许多人都有所察觉,御手洗红豆的性格变化不少。

他们都下意识以为是红豆自我的收敛,包括卡卡西和纲手他们,也都是这么认为。

但实际上

红豆心中一直徘徊着一道身影。

对于那个身影,红豆有深恨,但也同时怀有另一种莫名的情愫。

那个占去那身子的

张掖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广州市海珠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白癜风桂林哪家医院好
青岛治疗白癜风办法
张家口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