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诗人吴大梁的爱情

发布时间:2019-09-14 07:58:39
第一章:吴大梁自述
我是诗人吴大梁,移民天国,幸福美满,凡事萦绕,甚为怀恋。有诗为证:
英俊后生吴大梁,
天国幸福喜洋洋。
每念凡界爱情事,
心情激动任畅想
诸位看官,想听听我吴大梁的爱情故事吗?那就听我慢慢分解:
我粘在青石板上,冰凉彻骨;烟头明暗闪耀;甘美、辛辣液体欢慰食管、胃肠、血液、神经。
电闪雷鸣让我惊慌失措,竭力站起,趔趄倒下,反复数次,终于站定。
双脚腾云驾雾……翻滚、碰撞、旋转、飞跃、跌落……柔草抚尉我苏醒,心脏鏗锵。再电闪雷鸣,脑被激活,思维修正,耳鼓水声孱孱……我挣扎、移动,被桥面拌倒数次……
终于,回到宿舍。有亮躺床上看《一只绣花鞋》,这小子除上班外,就看手抄本,胸无大志、无聊透顶。
“回来了?”他这算打了招呼,眼皮没抬。在“卧虎居”我端坐写信,窃喜仍有军人做派,双脚并拢,挺胸直腰,气沉丹田,凝神静气。我把信搁桌上:“有亮,帮我给书记。”他没理睬,我拍桌面,信们惊慌失措,他把脸从手抄本下移出,挣圆小眼居高临下审视我,幽幽一笑:“大梁,我知道你难受,当初该听我劝告。脸上有血?衬衣破了,谁打你?”我火冒三丈:“闭狗嘴,我不难受。凭什么听你劝告?美丽说过,真正爱情,唯悲剧般结束才壮美。我信她,他说什么我都信她。所以不痛苦。脸上自己出的血,衬衣自己破的。谁敢动老子一根毫毛老子和他鱼死网破。老子今晚在凤凰山上喝一瓶大粬酒,抽了两盒“礼花”烟。”我递他烟,他小眼贼亮,起身坐住,端详后才抽。他平时抽‘一毛找’的“工农”,这高档“礼花”烟肯定头回抽。“大梁,怎么啦?又烟又酒?”他眯眼问我。我冷笑:“我乐意。”他又冲我幽幽一笑,躺下看手抄本。我把手抄本仍一边:“整天看,不怕中毒?有亮,我想回老家。”他点头:“这主意不错,早该回去看父母啦。四年兵,一年工人,离家整五年啦。”我警觉:“父母理解我,我是红军后代。忠孝难两全。”他讽刺:“你家挺怪,儿不孝老子,老子也不管儿。我要有红军爸爸,早穿四个兜啦,不会生产化肥,支援农业学大寨。”我想反驳,他制止,:“大梁,先听我说,我知道你又摆老子英雄儿好汉、思想觉悟高、艰苦朴素不忘本那套理论来。当然,我佩服你爷儿俩这种共产主义觉悟,但我不敢苟同,我不信共产主义。”我义正词严:“反动透顶,凭此言论可以把你打成现行反革命,押上军事法庭。”有亮冲我笑笑不以为然,又看手抄本。我不再和他理论,洗脸、刷牙、梳头、搽雪花膏、穿皮鞋、换上让上海兵捎的半截袖假衬领,套上毛笔叽中山装,认真扣好每一个扣子,连风纪扣也仔细挂好。然后把几盒“礼花”烟和瓶大粬酒装进黑皮包。我很满意自己的尊容,都说我丑,丑在哪?五官可能丑点,但整体还是耐看的,关键我是诗人,有内秀。我给有亮行军礼:“报告有亮同志,战友吴大梁今晚回老家,请指示。”
手抄本从有亮脸上滑落,他惊讶坐起,望我足五分钟,然后冲我幽幽一笑:“几点火车?我送你?”
我摆手:“不用送。如没指示,我走了,再见。”我又行个军礼,转身出门。
我融入墨夜,泪水涌出。雷声阵阵,闪电耀目。我翻墙出厂,在杏花窗前站了一会,村狗们嗅到我行踪,狂吠不止。我被东西拌了一交,摔倒在地,我坐在拌我的东西上抽烟。雷声复响,村狗又吠。身边站个黑影,吓我一跳,冷汗冒出,头发炸立。定住神,我摸黑影,竟摸到个木支架,上面缠满绳子,我本能地后退几步,向黑影处掷石头,听到一声‘咕咚’闷响。我顿然窃喜:是他妈水井。狗们以为我走了,歇了叫声,村庄复原了寂静。抽完一盒“礼花”烟,我又喝大粬酒。热辣的液体在胃肠流动,融入血液,血液狂放,奔流不羁。躯体燥热、麻木、柔软;头脑膨胀、亢奋、活跃……瓶中液体不再热辣,似桔子汁、冰糖水。脑袋沉重,身体差点载倒,我控制身体摔倒,却渴望尝试头着地的感觉。那样我也许能在身体飞速旋转中飞升起来,叉开的双腿象螺旋浆,身体是传动轴,脑袋是发动机。突然,发动机碰在井台上,金花四射。两条腿在那一瞬那间竖向空中,毛笔叽裤腿鼓涨、飘动,身体终于摔在井台上。井台暗设机关,按装轴承、齿轮、电机,我跟随井台旋转,越转越快。我感觉放松、畅快……脑海放映一些时间、顺序不一致;内容、情节不相同;又熟悉、又陌生、又似曾相识、又模糊的画面;抑或是片言只语、歌声、琴声、水声、鸟语;又似心灵感应、欲说还休、梦魇难动、缠绵悱恻……突然,胃被抓挠,猝不及防,胃壁痉挛,喷出一团火舌去烧黑手,黑手不惧烈焰,仍挑逗我胃壁,我从胃里连连喷火。黑手不理不睬,仍和我捣蛋。情急之下,我想到那美妙液体。于是,我仰头把瓶中液体全灌胃里,也许惧怕或被诱惑,黑手停止捣蛋,胃壁平静。液体又携我血液共舞。我想抽烟,井台旋转不止,划不着火。我拍打井台让他停转,它不睬我。我站起摔倒,反复数次。美妙液体在身体里消耗殆尽后,黑手又恶作剧。我又拿“武器”,可瓶中已无“弹药”。我掷瓶入井,听到瓶中又灌满美妙液体。我伸手够瓶子,井洞诱我坠落。终于抓到瓶子……全身被液体包溶,想逃离,身不由己。身体在液体中慢慢旋转,脑子放映着画面:
一天一夜火车把我们拉到军营。三个月摸爬滚打;紧急集合;急行军;实弹射击。战友王有亮,山东蓬莱人,自豪家乡海市蜃楼的自然景观和八仙过海的神话传说。他问我家乡?我说陕西,他问是不是西安?我慌忙点头。他兴奋,说那是十三朝古都,很有名气。战友们知道我来自西安后,问我名胜古迹,我脱口说,连这不知道?拒绝回答。礼拜天去县城买了本介绍西安名胜古迹的书,偷着看完。有天开完班务会,我向全班战友介绍了西安的名胜古迹,全班战友为我鼓掌。王有亮说他家是渔民,问我父母在西安干什么工作?我欲言又止。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似地说,你父母肯定在保密单位?我点头。以后写信在信皮上写“西安市一O一信箱收”。我听说过保密单位都是多少号信箱。每当战友拿给我来信地址是‘西安市一O一信箱’来信时,我一脸得意、自豪。新兵训练结束,我们分到部队后勤部办的“五、七化肥厂”,成了穿军装生产化肥的兵。王有亮说父母渔民没本事走后门,当化肥兵自认倒霉。他羡慕那几个分进司、政、后机关当兵的高干子弟。他说我家在保密单位,爸爸肯定认识些人,应该活动活动调到正规连队当兵。我说爸爸是红军,不让搞特殊。王有亮不吭声了。当四年兵,我最遗憾的是没入上党,没提上干,穿上四个兜的军装。这件事我怎么也想不通,我出身好,按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指示精神工作、学习,入党、提干竟没我的份。复员时,部队把化肥厂移交地方。地方企业接受我们部分复员兵和些部队子弟,继续在化肥厂当工人。王有亮对我也留下当工人大惑不解,问我咋不回西安?我反问他咋不回蓬莱?他说不愿回去出海打鱼,当工人好。我举封家信说,爸爸让我在这里接受锻炼。他点点头。
在部队子弟中,我最迷恋梅莉,她北京人,部队建化肥厂时招收部分待业的部队干部子弟当工人,梅莉是其中一员。她长的美,我叫她“美丽”或“阿美”。从小部队大院长大,她长得细皮嫩肉,白里透红;屁股丰满,辫子黑长、垂地;走起来屁股扭,辫子摆,步态轻盈,婀娜多姿;鸭蛋脸,葡萄粒似的眼珠子,水晶晶的,勾人魂魄;鼻子挺直,带点鹰钩,有帝国主义女人味道。其实,她的耐看全在鼻子上,鼻子是她五官点睛之笔,就象她屁股乃身体之点睛之笔一样。浅显的酒窝儿,給人种若隐若现、亦笑亦羞、亦含亦露、亦嗔亦怒的美妙感觉。齿如碎玉,纯白迷人。一米七匀称身材,侧看,乳峰挺拔,美臀圆润,呈“S”型魔鬼曲线。我为她迷醉,恨不能抱住亲个够。当然,我五短身材、丑陋面目,配不上她。与她相比,我无地自容,自愧佛如。恨父母没给我伟岸身材和英俊面容。每次碰见她,她标准、拿捏、京腔、京韵、京味的普通话,让我陕西腔普通话理无伦次、结结巴巴、大乱阵脚。她从不正眼瞧我,对我见到她时的那种诚慌诚恐、巴结讨好的丰富表情,脸露轻蔑、鄙视、不屑一顾。而且,她把我姓名改成了“武大郎”。我对此非但不生气,反觉得满意、有趣、挺闹笑的。认为她颇具文学想象力。她还骂我:瞪一双色迷眼睛看她,不撒泡尿照照啥德性,癩蛤蟆吃天鹅肉,恬不知耻,自不量力。对此,我更不生气,我这癩蛤蟆就是想吃她这天鹅肉。可惜,我根本吃不到,连天鹅味也闻不到。也难怪我迷她、谗她、想他、爱他。有的夜晚我还梦到与她交媾,醒后裤档里满是湿湿的 。我猜:尽管她表面瞧不起我,但内心肯定赞赏我的眼神和勇气,至少不厌恶。因为我眼神流露的是对她美貌的惊艳、痴迷和肯定。哪个女性厌恶这种目光呢?然而,我的自我安慰,并不能减轻我欲爱不能、欲恨不能、且被她鄙视的刻骨铭心、痛爱交织的情感折磨。她这样对我不公平、不道德、不仁义、没阶级感情,不讲五湖四海。每见她一次后,我都象大病一场似的,整夜失眠、辗转反侧、夜不成寐,然后浑身不适、头痛脑热、跑肚拉稀。每次看我这样,有亮都大吼,大梁,死这份心吧,这样伤身体。每次我都痛不欲生。有亮说,我晚上改了打呼噜习惯却得了说梦话毛病。一夜梦语不断:美丽、美丽……天鹅、天鹅地喊着。从此,我孕育已久的创作灵感被激活并喷发,我要把对美丽的爱情变成美妙动人的诗句。我很快写满一本诗词,得意地请有亮请批评指正,他竟然把诗集仍给我,说看不懂这狗屁诗词。也难怪,小学文化,水平有限,确实欣赏不了我这种高雅的文学作品。他也只能看看低级趣味、庸俗下流的手抄本。尽管这样,我还是毫不客气地说,哥们儿,说你啥好呢?阿美冰清玉洁,国色天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你怎么能不屑于这些赞美她的诗词呢?你可以用恶毒语言骂我,但却绝不能用哪怕一丝一毫的轻曼对待她,你这样对她是极大的不尊重。有亮大笑不止,眼泪流出:什么他妈阿美?纯粹小资产阶级臭美。他教训我:大梁,醒醒,你走火入魔、病入膏肓啦。同志们,到这份上,我还能说啥?一个看下里巴人般手抄本的人怎么能和一个创作阳春白雪般诗词的人有共同语言呢?如此看来,他对我诗词的不屑,对阿美的诽谤、不尊重是可以理解和原谅的。他这层次怎么能和我在这些问题上产生共鸣,英雄所见略同呢?于是,我释然,心情放松。然后,我手捧诗集,挺胸昂首在屋里渡方步,大声朗读:
七绝
赠心仪女郎心中姑娘唤阿美,
丹凤眼儿显妩媚。浅浅笑靥摄魂魄
梦里缠绵绕床帏。
《长相思》
凤凰山,神龙河,山顶松柏河里鱼,谁晓我心悲?
吾泪眼,尔欢颜,夜夜相思止何年?海枯到石烂。
《蝶恋花》
癩蛤蟆与白天鹅
梦游仙湖遇天鹅,逢迎上前,天鹅笑望我。缱
惓销魂一觉醒,却原来是黄梁梦。欲诉衷肠尺素托,鸿雁传情,天鹅心难测。独
卧塘畔暗惆怅,寸断肝肠泪眼伤。
有亮大喝:“别念了,头炸了。”我合上诗集,笑而不语。继尔又大声朗读。他跌下床来,捂耳逃遁。我把几十首诗词全部读完后,在扉页上题字:
请最最敬爱的阿美同志批评指正。
您的阿郎——大梁
1971年5月10日
我把诗集锁进抽屉,不时拿出来朗读。
我貌容上配不上阿美,阿美也不会接收我,但我并不自卑。我去镇上做了身毛笔叽中山装,锁了边。买了双牛皮鞋,钉了铁掌。很快,这个消息不径而走,有人说我贪图享受,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有人说我猪鼻子插大葱——装象;有人理解我,说青年人打扮无可厚非。然而,还有人说我为梅莉打扮,欲吃天鹅之心不死,平静眼神里暗藏杀机;更有人分析我,看似静若秋水,实则动若脱兔、波澜壮阔、翻江倒海、树欲静而风不止……群众议论我不在乎,我在乎阿美的看法,然而,我无从获悉。我猜:表面无动于衷的阿美,内心并不平静:为我的打扮她可能刮目相看;心灵为之一震;眼睛顿然一亮;心猿意马;夜不成寐……人是衣装,马是鞍装。恰到好处的装束能改观人的形象、品位和层次。更何况我这本来就有品位有层次的人,如此一打扮更是锦上添花,气质非凡。
有亮对我这装束摇头晃脑:大梁阿大梁,你整天说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改造世界观,你竟然改造成了这副模样,、这副德形。我没想到,一个红军后代一夜之间变成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啦。你忘记了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被剥削被压迫的劳苦大众挣扎在死亡线上;忘记了台湾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我不理睬他。白天休息,照样换上毛笔叽中山装,穿上带铁掌皮鞋,倒背双手、挺胸昂首、目不斜视地在厂区走动,表情深沉、严肃。夜晚在宿舍,除创作诗词外就是朗读诗词。临睡前我每每捧读诗词入梦乡。
这天早晨,我醒后不见了诗集,有亮说没见,我各支他胳支窝,他笑说确实没见。我又举拖把挑衅。他才说可以提供重要线索:昨晚有老鼠在我床前走动,何不去鼠洞瞧瞧。我跑进杂物间,果然诗集躺在鼠洞旁。有亮说,大梁,不是我藏你诗集吧。是你鼠兄偷去看了,我不欣赏你诗词,可你鼠兄欣赏,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我懒得答理他,嫌他这恶作剧太小儿科。

共 25679 字 6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英俊后生吴大梁,天国幸福喜洋洋。每念凡界爱情事,心情激动任畅想。小说分别以吴大梁、梅莉、王有亮、杏花四人各自自述的方式,叙述了一段富有传奇色彩的爱情故事。文中穿插了不少优美的古韵诗词,更给小说增添了无穷魅力。精彩小说,推荐阅读。【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8-16 21:17:4 小说文笔生动,故事精彩曲折,引人入胜。一部富有传奇色彩的经典佳作,细细品读,问候作者。 联系QQ:1071086492一岁宝宝最近不爱吃饭
便利妥内裤式纸尿裤
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宝宝中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