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逝水流年-小说』此情可待成追月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1:50:52

遇见你,我才知道,你就是我的江湖——凤小白

遇见你,我才知道,你就是我的英雄——栾莹莹

[我的江湖何以承载我的梦?]

我叫凤小白,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我不平凡的一生,我的母亲是十八年前名动江湖的千古佳人,我的父亲是十八年前名噪江湖的武林高手,自古美人配英雄,所以理所当然的,母亲和父亲走在一起,成为了江湖十八年前的一段佳话。

本是人人羡艳的神仙眷侣,却惹上天妒忌,早在我十岁那年,父亲遂了老天的愿,去了一个母亲口中的天际,在这浩瀚的银河中父亲难道不孤独吗?

此后的八年时光中,我在母亲的教导下,学会了一个男儿应当自立自强的精神品质,在我十八岁成人礼那天,母亲选择了青灯伴佛,舍我于红尘之间。我很苦恼,但又无可奈何,许是母亲的心早在我十岁那年随着父亲走了,只是因为舍不下幼小的我,一直苦撑到今时今日。

母亲走后,偶然间在箱底翻到父亲留下的江湖秘笈,我顿时全身热血澎湃,我想,那是因为我骨子里也流着和父亲一样的武学热情吧,从我拿到秘籍的那一刻起,我就下定决心,要勤学苦练,并且成为像父亲一样的江湖高手,等待我一身武学傍身的时候,我将踏上我的江湖。

怀揣着江湖的梦,延续父亲的英雄神话,我希望自己也可以锻造出一个属于凤小白的江湖英雄。

[我的英雄何以寄放我的情?]

我的名字叫栾莹莹,出生在一个衣食无忧的家庭中,有一对疼爱我的父母双亲,本应该是安于现状的我,却丝毫没有因为我是女儿身,而精通各种女红,相反地,我从来都是喜欢父子将的历史英雄人物传记。

当然,我最向往的还是江湖英雄般的气魄和情怀。我想,许是我投错了胎,我本是男儿心,却投做女儿身。也罢,只要心在,一切都在。

没有其他千金们该有的笑不露齿,也没有其他养在深闺的女子们最喜爱的扑蝶赏花,我最喜欢的便是在父亲的书房内,可以寻到关于江湖传奇的英雄故事。

我有一个好哥哥,哥哥去五台山学武去了,每年岁末都会回来与我们团聚,此时是我最激动和快乐的时候,因为哥哥会跟我讲我从来没有听到过,却又如此渴望听到的江湖传奇,铁骨英雄的故事。

雨姐姐说,每个女孩心中都住着一位皇子,那么我想我的心中应该住着一位英雄。看到江湖英雄榜的排名谱,我想我心动了。虽然是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名字,但英雄的魅力终究难挡,沦陷在英雄的幻想世界中,我期待,自己也可以找到一个属于栾莹莹的绝世英雄。

[初入江湖,不识邪男,错乱乱。]

我想我还是有父亲遗传的天赋,这一点我一向很自信。因为,我只用了两年的时间,便融会贯通了这本秘笈所包含的一切,冲破第十层关卡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江湖,我来了!

“对不起,客官,您不能进这儿!”小厮模样的伙计拦住了我,我很诧异,抬头看了一眼这客栈,难不成是我穿太破旧了?身上的衣服,确实已经破旧不堪,娘亲走了之后,再也没有人给我做过一件像样的衣服,我本无求身外之物,破旧便破旧,只是却未曾想到曾几何时父亲说的这京城多得是瞧不起的人,本不信,没想着,今却遇上了。

“兄弟,我看你是误会了。”身旁,一袭黑衣携风而过,听他的气息,便知道一定是个高手,哦,不,高手中的高手,毕竟我才反应,他已怀抱长剑,飞身眼前。

自信听吧,才知道这京城的客栈,竟然只有带了剑的侠士,才能进得去,虽然尘好客地赠予我一把剑,但我总疑惑:这佩剑的难道就是大侠吗?

方才落座,客栈的伙计很快上了热腾腾的酒菜,就连这酒也是刚热的,闻着酒香,想起小时候只在母亲手中吃过酒酿,闻过父亲的酒坛子,现如今倒还真想尝一尝这真正的酒是什么一个味道。

“酒是好东西啊!”尘的感慨将我拉回现实,提起酒坛子,看起来尘似乎很不开心,至于何事惹他不悦,我已经无从考究。

“哐当!”手中的酒洒了一地,我正诧异,忽然听得尘慵懒地说了一句酒里有毒!

“酒里有毒?”未等我反应,一回头,猛然发现,我跟尘的酒桌前不知何时起,多了黑压压一群人。

“魔头,就算你不喝酒,一样得死!”这话说得这么狠,但听别人的称呼,心下便了然,眼前的尘绝非一般人,亦正亦邪?很明显是邪道中人。

不论其他,就凭这手中一柄剑,也容不得我犹豫,在这一刹那,我似乎颠覆了我最初的大侠路,因为我出手救了一个人所共愤的江湖魔头,虽然我并不知道他有多恶,才被唤作魔头,看起来,我也不需要知道了。

[逃离囚笼,错认妖女,情真真。]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很多故事可以发生在这样的月色中,而我却选择了在这个安静的夜晚做一件不安静的事情。我,栾莹莹,逃离了这个“囚禁”了我十六年的“牢笼”,从我翻过墙头的那一刻起,我就告诉自己,我的英雄,等我。

“呦,这妞不错啊!”公鸭桑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眼神,抬眼望去,这是怎么回事呢?一群人,围着一个衣着破烂下有着祸水红颜般的惊艳,这个女子眼中透露的绝望与冷然令我痛心。

原来,她也是个可怜的人,竟被人贩子拿到这京城来卖,就这一副模样,不知要有多少磨难,自古红颜多磨难,从来江湖的世界总是这么形容红颜佳人。

“快跑!”我很聪明,但仅限于小聪明而已。我想救她,但没有足够的钱,只好用了哥哥教的一些江湖逃生法,撒了点霹雳粉末,于是趁着一团乱,切断绑着女子的绳子,拉着她跑走了。

原来,她叫洛儿。

看着她掬水洗干净脸庞的一刹那,我想,洛神也不过如此吧。

“我想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他会喜欢的。”洛儿说着话的时候,清冷的脸上才多了几分原属于女儿家的娇羞,想来她口中的他应该是心上人吧?那么,我的心上人呢?是在多远的未来的英雄,又或是?

本来,今夜的星空真的很美,美的让人心醉,我陶醉在星空的浩瀚下,正做着一个甜甜的关于我跟他的美梦,只是却被扰人清梦。

“妖女,没想到你还没死?”也不知哪里来的撒泼赖皮的人,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虽然吓坏了我这个刚入江湖,也许不是江湖的人,但是看身旁的洛儿,却是一脸镇定自若,我正好生奇怪着,那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却一个个倒在了洛儿的暗器之下。

“我不行了!”看着洛儿一头栽下去,我告诉自己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于是,我不再纠结于瞬间的亦正亦邪,更不在乎妖女会带给我怎样的劫数,因为就算是个劫,终究还是要碰上的。

[寻找,江湖海]

“你不是没喝那劳什子毒酒吗,怎会中毒?”我,凤小白,很奇怪,眼前这个方才还气定神闲的尘,一时间忽然全身瘫软,他的回答竟是早就中的毒,只是一直挺着,不让其毒发身亡的理由便是为了见她一面。

她,是谁?

洛儿是她的名字,尘说起洛儿的时候,脸上像是小时候父亲和母亲一起栽种的花海一般绚烂,原来不论谁,只要有爱,一切便再也不孤单。

尘讲了一个似乎有点长的故事,他跟洛儿,一个是魔君,一个是妖女,似乎注定不被祝福,甚至被杀戮,但却被缘分牵扯,注定相爱,却背叛分离,而又期盼再一次的相见。

没遇见洛儿前,尘的一生心愿便是一统江湖,成为江湖霸主,遇见洛儿以后,一切似乎都不再重要,最重要和最在乎的唯有挚爱的女子,仅此而已。

但是,江湖岂又容得下两邪并存,这对江湖来说,成为一大隐患,在一起,注定了从此无所遁逃的江湖追杀令。

“为了一个女子,放弃江湖,你后悔吗?”这是我最想知道的,也是不明白的,尘的回答只有三个字:“我爱她!”

好,我帮你,几乎是毫不犹豫,我将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输送到尘的体内,就是为了让他撑住,守了与洛儿的约定,只是再相见,不知如何而已。

[看海,英雄泪]

“我一定要撑着,不能死。”洛儿紧紧抓着我的衣袖,我知道她的心里着急的很。我正在犹豫,却见洛儿吐了一大口血,整个触目惊心,由不得我迟疑,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药丸塞进洛儿的嘴里。

这颗药丸,是哥哥给我的续命丸,但它也只能续命,不能救人。

上天若是可怜这女子,便许了她的心愿,让她再见相爱的人一面。我心中不知为何,竟为一个才刚相识的女子,祈祷起来。

洛儿吃了药,显然好很多,那夜,她讲了一个关于爱情,关于江湖的,关于她跟尘的故事。

洛儿没遇见尘以前,只是一个冷情的女子,为了遵循师祖的祖训,以诛杀天下负心男子为己任,一直到遇上了尘,才发现,这世间并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是薄情寡义的,坠入爱河,甜蜜没多久,却不被祝福地江湖追杀令,噩梦般地开始了天各一方的相思之苦。

[恨,相见难?喜双归!]

晨曦,天空微露湛蓝的晴,我扶着洛儿,雇了辆马车,到了这一片樱花树下,这里真的很美,风儿轻轻地吹,樱花纷纷地落,下着樱花雨,洒落在一脸灿烂微笑的洛儿身上,像极了一个仙女,看不到半点昔日妖女的影子……

“洛儿!”

“尘!”

看见洛儿口中念念一宿的尘,两个人相拥的喜极而泣,真让人好生羡慕,咦?尘的后面傻傻呆站着的男子,竟是好生的眼熟,却又极力想不起何从见过。

这女子,好生眼熟,我们曾相识?不会,摇摇头,我,凤小白,十八年前到现在,一直随父母隐居避世,怎会有此遇见?除非……不可能!

风很冷,天很暗,人很悲,尘和洛儿终究是抵不过命运的召唤,终是去了,只是临走的时候,很安详,脸上带着极尽一生的快乐,想来,他们还是幸福的,而我们又有几个能跟相爱的人,最终守在一起,至死方休呢?

忽然,不那么向往江湖了!

突然,英雄也不再是那么高大了!

凤小白和栾莹莹一起埋葬了尘和洛儿,两个人久久地呆立坟头,直到夜色渐黑,两个人注定要背道而驰。

上天真的很幽默,这个时候,凤小白剑柄上的半个玉佩随着尘土飞扬,逆时针飞了出去,栾莹莹感觉脚下搁得慌,挪开莲步,拾起地上的半块玉佩。

“这是我的。”凤小白,试图要回自己的玉佩,忽然间伸出的手,在栾莹莹认真拼凑成整块玉佩的时候,全身呆若木鸡,激动多于震惊。

“你?”

两人很有默契地四目相对,忽然,一连串的笑声随着樱花树下飞舞的樱花,散落在风中,一并送给了尘和洛儿,看,这世间,依然有情人成双……

凤小白十岁那年,栾莹莹六岁,少了两颗门牙的栾莹莹将身上的玉佩摔成了两瓣,凤小白一半,栾莹莹一半:“我不知道你的江湖是什么,但是我希望你成为我的英雄。”

“我的江湖就是……”从回忆中走来,凤小白扔了自己的剑,轻轻掰开栾莹莹拿着玉佩的手,最温情:“你,我,成双……”

[后记传]

凤小白和栾莹莹各自领了尘和洛儿遗留的令牌,解散了天灭门和石香谷,从此江湖再也没有魔君和妖女,有的只是痴男怨女,而凤小白则是和栾莹莹隐居避世,过起了神仙,哦,不,也许比神仙还要美妙的生活。

我们每一个人在追求的,拼了命也要去得到的,往往在最后才忽然明白,其实早就得到,只是我们从不曾用心去体会。

不要等到失去后,才知道我所失去的竟然是我的所有。

江湖,英雄,其实一直就在我们心里。

共 42 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在构思上很有创意,开始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凤小白和栾莹莹像两条平行线,在各自的生活轨道上滑行,一个做着江湖梦,一个做着英雄梦。凤小白遇到了尘,一个江湖魔头,到处被人追杀;栾莹莹遇上了洛儿,一个貌若天仙的妖女,同样是被人追杀。尘与洛儿,一对江湖儿女,相互爱恋,却不被祝福。两人身负重伤,想到的是跟心爱的人再见一面。当两人历尽千辛万苦相见之后,一起相拥着幸福地死去。这时候,护送尘和洛儿的凤小白和栾莹莹相聚了。他们不再向往江湖,不再羡慕英雄,因为她就是他的江湖,他就是她的英雄。江湖、英雄,那些恩恩怨怨和生生死死,怎敌两个相爱的一起过着神仙眷侣般的世俗生活?小说构思独具匠心,层次分明,语言精练,寓意深远。荐阅!问好作者!祝文安笔祺!【编辑:燕剪春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70810】

1 楼 文友: 2012-07-07 10:40:42 这篇小说在构思上很有创意,开始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凤小白和栾莹莹像两条平行线,在各自的生活轨道上滑行,一个做着江湖梦,一个做着英雄梦。凤小白遇到了尘,一个江湖魔头,到处被人追杀;栾莹莹遇上了洛儿,一个貌若天仙的妖女,同样是被人追杀。尘与洛儿,一对江湖儿女,相互爱恋,却不被祝福。两人身负重伤,想到的是跟心爱的人再见一面。当两人历尽千辛万苦相见之后,一起相拥着幸福地死去。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2 楼 文友: 2012-07-07 10:42:06 护送尘和洛儿的凤小白和栾莹莹相聚了。他们不再向往江湖,不再羡慕英雄,因为她就是他的江湖,他就是她的英雄。江湖、英雄,那些恩恩怨怨和生生死死,怎敌两个相爱的一起过着神仙眷侣般的世俗生活?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楼 文友: 2012-07-07 10:42:49 小说构思独具匠心,层次分明,语言精练,寓意深远。

问好飞燕!祝文安笔祺!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4 楼 文友: 2012-07-08 11:01:1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5 楼 文友: 2012-11-14 2 :57:11 构思精妙的作品,有意义,黑读者留下了印象.

民间消肿止痛中草药方
如何能够舒筋健骨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功效
调理小儿脾胃虚弱的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