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掌御万界 第五百三十一章——无人能及

发布时间:2019-12-04 16:33:34

掌御万界 第五百三十一章——无人能及

“段天行?”

火虹虽然知道黑云山的事情,但是却不甚了解,也不知道祁继为何会如此激动。

火虹立马给祁继传音道:“闯齐天界在即,你不要多生事端,一切事情等你进了齐天界再去解决。”

祁继紧咬牙关,目疵欲裂,心中满是恨意。当初在黑云山时,祁继便想一举斩杀段天行,为死去的丐帮兄弟报仇。可是段天行却被他们段家的一位老祖接走,从此再也没了消息。祁继也是走出黑云山,加入逍遥福地。却没想到山水又相逢,居然会在这里遇见段天行这家伙。

而祁继这种不安的状态,也迅速被人所发现。在场众人,都是绝顶高手,一丝一毫的气息变化,都是难以逃脱众人的法眼。

泰山峰主当即会有瞥了一眼,随即与祁继传音道:“你小子不要坏了大事!”

而其余六大派的领队,也都同时朝着逍遥福地望来,就连高居上首的四劫散仙刑王,也是朝着祁继看了一眼。

只不过刑王看向祁继的眼神,显得十分古怪,一双鹰眼透漏出来的目光,好像要穿透祁继一般。

与此同时,在元始天宫之中的段天行,似乎也发现了祁继的身影。祁继斩杀段青海,灭了黑云山段家。这段天行对祁继也是恨之入骨,当即也是狠狠地看向祁继,眼神之中饱含杀意。

元始天宫的领队,立马发现了段天行气息的变化,他虽然不知道段天行为什么会这样,但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两人之间的恨意仇视,好似一对不死不休的敌手。

不过段天行虽然杀意暴涨,但同样也被元始天宫的领队所压制,与祁继一样只能用目光盯着对方,但却无法动弹分毫。

这时,刑王突然轻咳了一声,对着祁继,淡淡地说道:“你就是逍遥福地祁继,号称古往今来第一虹桥修士?”

刑王发话,所有人都朝着逍遥福地看去。敢号称古往今来第一虹桥修士,这要多大的胆子,敢号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之中,祁继平复心神,尽量冷静下来

,大步跨出,直接走到大殿正中,对着刑王拜道:“在下正是逍遥福地祁继。不过古往今来第一虹桥,却不敢自居。”

祁继话一说完,六大派之中,不禁有人轻哼了一下。那种不屑与讥笑,瞬间显露出来。

不过祁继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但在当今世上,却是无人能及。”

祁继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能来到这里的,都是六大派之中的zǐ府精英,都是万中无一的翘楚。

而祁继如此目中无人,直接说当今世上无人能及,这当即引来众人的不满。

在十位皇子之中,当即便走出一人,直接说道:“当今世上,无人能及,你也能担得起这八个字?”

祁继不屑地道:“能不能担得起,不是你说了算的。”

祁继此言一出,在场众人,再次议论纷纷。泰山峰主立马上前,朝着刑王一拜,“祁继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还望刑王见谅。”

祁继却依旧说道:“实话实说罢了。”

刑王高高在上,依旧是目光灼灼地看着祁继,但却一直没有说话。而那个皇子却不依不饶地说道:“在场众人,那个不是八霞虹桥,才晋升的zǐ府境界。你有何资格说自己是当世第一?”

祁继此刻看见段天行,却不能出手,心中难免憋着火气。但凡与人说话,都是充满了火药味儿。

祁继听到这位皇子的话,直接轻笑了一声,朝着段天行深深地看了一眼,随后淡淡地说道:“区区八霞虹桥,也好意思提。你身为皇子,却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简直是坐井观天,可笑至极。”

这位皇子当即上前一步,直指祁继怒骂道:“你个贱民,居然敢羞辱我,你是找死吗?”

泰山峰主当即拦住这位皇子,连连说道:“祁继少年得志,出言不逊,还望您息怒。”

这时,高高在上的刑王,突然发话了,“祁镇退下。”

皇子祁镇回头看了一眼刑王,虽然一脸的不忿,但终归没敢顶撞刑王,而是缓缓地退了回去。

刑王看着祁继,缓缓说道:“九霞虹桥!根据大内密典所记载,这是上古练气士的修炼之法,你是如何得来的?”

刑王开口,直接询问祁继。在场众人都是心明眼亮,刑王如此询问,自然是看出了祁继,是以九霞虹桥成就的zǐ府境界。

而当世修士所知道的虹桥极限,只是八霞虹桥而已。祁继突破极限,达到九霞虹桥,他的确有狂妄的资本。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祁继,眼神也发生了变化,从不屑变为了震惊。几乎所有人心中都有这个疑问,他是如何做到的?

祁继轻笑了一声,“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祁继此言一出,逍遥福地十位峰主的心脏,几乎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这祁继犯浑,直接惹恼了刑王。

刑王却大笑一声,直接站起身来,朝着祁继走来。知道刑王走到了祁继眼前,祁继也没有丝毫的避让。

刑王看着祁继,缓缓地说道:“好小子,好气魄。”说着,便是一巴掌,直接拍在了祁继的肩上。

祁继顿时觉得全身一震,气血翻腾,顿时一口逆血上涌。不过祁继却是咬紧牙关,只是将这一口血含在口中,没有喷出来。

只不过刑王身为四劫散仙,虽然这一掌已经收力,但却不是祁继能硬扛住的。丝丝血液,便缓缓地从祁继的嘴角,一点点地渗透了出来。

刑王笑着伸手,擦去了祁继嘴角的血液,顺手又将一粒丹药塞进了祁继口中,随后才缓缓地说道:“年轻人,应该知进退。”

祁继口中污血混合着丹药,却没能说出话来。

刑王随即绕过祁继,挥了挥手说道:“既然人已经到齐了,就走吧。”说着,便先一步朝着殿外走去。

随后,便是十位皇子,以及他们的奴仆。跟着便是太一门与元始天宫。而当元始天宫的人经过祁继的身边时,祁继的眼睛一直狠狠地盯着段天行。而段天行虽然被人所压制,但他的眼神却也没有离开祁继。

两人虽然就这样擦肩而过,不过他们的眼神却一直盯着对方,仿佛要擦出火花了一般。

而这时,火虹走了过来,一把扶住祁继,以真力化解了祁继体内的淤血,帮助祁继化开药力,恢复伤势。

这时,祁继也感受到了,刑王的一掌,其实并不重,只是震出了一口血而已。而随后给的这颗丹药,也是药效奇佳,立刻便是祁继复原了。

祁继随即将淤血吐了出来,从牙缝之间狠狠地挤出了三个字,“段天行!”

四川省交通厅公路局成都医院预约挂号
邯郸市中心医院东区预约挂号
贵阳哪里有癫痫医院
郑州三甲公立癫痫医院
云南治妇科病什么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