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问剑江湖行 第一百一十四章——困阵求活,杀阵求胜!

发布时间:2019-09-26 01:46:44

问剑江湖行 第一百一十四章——困阵求活,杀阵求胜!

秋雨刚过,小子一行人走在山林中不由感到几分清爽。冯沐儿走在前面欢快的跑着,颇为像一个山间精灵。

小子看着一蹦一跳的冯沐儿,脸上惬意一笑,这才是这个年龄该有的样子嘛。突然,几声飞鸟惊鸣,不对!

“小沐儿,停下!”

正玩的开心的冯沐儿被小子突然一叫惊了一跳,不由怒怨:“喂!你干嘛呢,一惊一乍会吓死人的!”

这时身后的忠伯也发现不对,低沉道:“小丫头,过来!”

听到忠伯说话,冯沐儿赶紧谨慎看着四周慢慢退到了小子身旁。

见心上人在保护范围,小子冷笑一声,掌轻提,摘叶飞花,飞叶向四周袭去,同时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诸位如此好礼,小子却之不恭了!”

暗中躲藏之人被飞叶袭身,飞叶只在警告而非伤人,十余人赶紧跳了出来,无不在心中加了三个字“硬点子!”

只见这十数人都穿着夜行衣,带头之人开口道:“小子,须知有些事情不是你能管的!小心有命管,没命回!若你就此退去,我们可既往不咎。”

小子听了从腰间抽出羽扇,羽扇轻摇,笑了两声开口道:“我也讨厌管闲事,只是可惜呀,这小丫头昨日答应做我小媳妇了.....我媳妇的事情可就是家事咯,不管不行!”说话同时还不忘对着冯沐儿点头,意思是说“小媳妇,你男人说的对吧!”

冯沐儿看着这个不分轻重的轻佻家伙,瞪了几个白眼还给他。

带头的蒙面夜行人听了冷笑几声:“呵...呵!那就都留下吧!众师弟,上!”

小子摇摇头道:“说了半天还是要打,那何必说那么多呢!”说完,手中扇子轻展,脚步偏偏若尘率先出手!

十余蒙面夜行人只听到耳边传来“哎,武功那么弱也敢拦路抢劫,就不怕没命回去交差么?还好本公子心善,不杀人!”话都还没听完,就接连跌倒在地。

带头之人被小子这样羞辱,大叫着“呀!呀

问剑江湖行  第一百一十四章——困阵求活,杀阵求胜!

!呀!”也冲了上去,可惜迎接他的还是轻轻一羽扇,羽扇虽轻,打在身上却沉如千斤!

在听小子嬉笑一声“倒!”说完人已回到冯沐儿身边,围攻的众多黑衣人全数倒地惨叫。

小沐儿看着这一幕,眼珠儿转了几圈,想不到这大坏蛋还挺厉害的嘛,不过就这群小虾米,她也可以收拾呀!

这时小子再次开口:“小子以礼待之,阁下还不想下来么!而且,我这个人有个好习惯,就是不喜欢有人在我头顶!”

话落,小子气凝掌心,朝着天空拍了过去。掌过,无边落叶萧萧下,一人也随着树叶落了下来,那人身子摇了又摇才稳住了身子。只见那人四十来岁,穿着一身道袍,想来是个道士了。

冯沐儿一看到来人,双眼怒火翻腾,巴不得把这人吃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你这条老狗,居然敢一人出现!今日要你偿命!”

道士一听冷哼一声:“妖女就是妖女,嘴和你母亲一样贱!”

听到仇人侮辱自己娘亲,冯沐儿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怒道:“狗道士!找死!”

小子看冯沐儿已失去理智,赶紧把她抱起,然后放在忠伯身旁:“忠伯,保护小沐儿。”随后便慢慢朝着那道士走去:“今日就让你知道嘴贱的下场!”

说完,那道士只觉脸被扇了一巴掌,在听一句:“叫你嘴贱!”

道士被这般羞辱,怒火翻腾:“找死!”说完就要拔出长剑杀上去,但迎来的又是脸上几巴掌。

“啊啊啊!”被连续羞辱,道士怒火攻心,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但不管他想怎么应对,那一巴掌还是扇在他脸上。

冯沐儿看着这一幕,得到解气,心中愤怒慢慢平静:“大坏蛋,用力扇他!叫他像狗一样咬人!”

又是几巴掌,道士被扇了滚到一旁,一边脸已经肿的通红!先前带头的黑衣人赶紧把道士扶起来:“掌门,你还好吧。”

被这一问,道士更是羞愧的抬不起头,真想给这徒弟一巴掌!但还是强行压下怒火,开口道:“布阵!”

一声布阵,倒地的十余人赶紧起身,只见这十余人围着道士形成一个似困,似守的阵型,道士站在中央说道:“小子!敢进来受死么!”

小子听了一声轻笑:“哈...有何不敢!”说完大步一踏进入阵中。

冯沐儿来不及阻拦只好赶紧和小子说阵理:“大坏蛋你小心些,他们是青城山之人,虽属道门一脉,但他们祖上出生于军队,阵法颇为诡异。”

小子听了把羽扇收起,开口道:“兵法,诡道也。刚好我从小熟读军书,兵法.....道士,你们遇上克星了!”

道士听了冷笑一声,便指挥弟子朝小子围杀而去,诡道兵法在于出其不意,千变万化,只见十余人或动或静皆为一体,静为守,动为攻,静动结合,毫无破绽!

小子却是双手负于背后,身体灵动之间只做躲闪,每一个动静的节点都去试探一番。

道士静处中央,好似与阵法相离,又与阵法相合,一动不动,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小子!

小子连连试探后,心思一定,破阵之法成竹于胸,低头一笑,然后脚步踩空,露出破绽!

空门一现,原为动静一体的阵法全数动了起来,杀招连绵不绝!小子被打的连连后退,还差点被伤到!

道士见机会来临,双眼一凛,杀机现!与阵相离,只为出其不意一击制胜!与阵相合,是为与阵形成共体,千变万化了然于胸!

道士动身同时,小子也动了,只见小子从怀中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木剑,木剑如风,直袭道士而去。困阵求活,不可破之!杀阵求胜,不胜既死,既要分生死,便不会再留防守!

转瞬之后,道士连连吐血,青城之阵,破!黑衣人扶起道士后,道士开口说道:“小子,看在你没下杀手的情况下,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护的乃是魔教之人,几日之后,来了就不止青城一派了!”说完带着众弟子慢慢离开。

冯沐儿看到敌人离去,赶紧跑到小子身旁搀扶:“大坏蛋,你没事吧。”

“就凭他们,本少爷三成本事都没出!”小子说完后就朝着冯沐儿小脸蛋偷亲了一口。

被这一亲,冯沐儿羞红脸蛋说道:“臭流氓,我这般关心你!你居然.....不理你了!”

“哈哈哈!”

“喂,大坏蛋,你怎么破的阵?”

“他们阵法开始只在困人,困阵求活,不为杀敌,阵法如人,若是求自己生路,就会不露出一点破绽!他们不露破绽,那就我来露。果不其然,我一露破绽,困阵就变杀阵,杀阵求胜,抱着一击必杀的心理,不胜既死,这般心理下便不存防守,我便直破阵眼,以力破之!”

冯沐儿听了后连连点头,随后好似想到了什么,心情低落了起来,小心翼翼开口道:“大坏蛋,刚才那道士可是说我是魔教也,你不怕么。”

小子听了,转头认真的看着冯沐儿,随后蹲在地上指了指自己背,提示叫她上来,小子背着冯沐儿后,缓缓起身朝着前方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不重要,不管你要承担什么,都将会由我替你承担,因为你是我小媳妇呀!”

暖暖的话落在耳边,顺着耳朵慢慢的蔓延至心里,冯沐儿慢慢趴在了小子的背上。缕缕清风从脸庞吹过,几声鸟鸣在耳边低语,这一刻多希望永远这般下去。

小子背着冯沐儿走了一会终于来到目的地,回头轻语道:“到了。”随后把冯沐儿轻轻放下。

入目,只见余阴处坐落着一座孤坟,墓碑也没有字,冯沐儿不由疑惑:“你不是要个帅哥儿准备婚礼礼物...怎么跑到坟前来了?”

小子没有理会,而是慢慢走到坟墓前,对着墓碑拜了三拜才开口:“礼物早准备好了,听你说要外出,我许久没来祭拜他了,又刚好顺路....”说话同时慢慢把孤坟旁边的杂草拔掉。

见小子心情沉重,冯沐儿低语问道:“他是谁?为何墓碑上没有名字?”

小子拔完草后,轻轻拍落手上灰尘,闭眼慢慢回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因为不知道他的名字,墓碑上也就没有名字了。或许.....是一个可怜人吧。”

见那个平时嬉笑的大坏人第一次这般表现,冯沐儿心中一股说不清的莫名心疼,于是走到坟前也拜了三拜,随后慢慢把小手伸去拉住小子的手,低头压低声音:“有小沐儿在呢。”

小子本来也就没多难过,只是见了孤坟,难免回忆起当初不能救下这个人,听着冯沐儿的低语,心情也就变好了,随即就把冯沐儿抱了起来:“走!回家!”

话才说完,在忠伯眼中,两人就已经走远,不由埋怨道:“哎...怎么越来越觉得自己多余呢。”说完后给孤坟行了一礼,也赶紧朝着两人追去。

三人离开后一会,先前被小子打败的道士才慢慢走了出来,道士后面跟着的人问道:“掌门,接下来怎么办?”

道士听了冷笑一声:“呵!不急,居然知道了他们住处,他们便跑不了了。先通知武当,灵剑等派....”

后面的人听了便低头行礼:“遵命!”说完便离开去通知同道之人了。

树林中,只剩下道士看着孤坟,道士摇了摇头道:“今日你们能替别人上香,来日谁替你们上香呢?贫道也不想下杀手呀,奈何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呀!何况.....怀璧其罪呀。”

新乡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新乡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新乡牛皮癣治疗方法
新乡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新乡治疗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