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九百六十八章——为老不尊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6:58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九百六十八章——为老不尊

鲁二听到祁继这一声叹息,便问道:“庄少,怎么了?”

祁继苦笑了一下,随后说道:“没事儿,我再看看。”

祁继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琉璃罩居然也是件宝物,竟然可以隔绝神魔之眼的窥探。不过反过来想,敢来这里买东西的那个没有几把刷子,神魔之眼虽然稀少,但肯定还有不少人拥有。这四通商会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神魔之眼可以看穿一切。所以才会用这琉璃罩隔绝神魔之眼,就是为了防止祁继这种人。

祁继随意地朝着大厅里看了看,其他三伙人,几乎都是贴在琉璃罩上,去看其中的宝物。不过却也是看的时候多,买的时候少。

虽然祁继的神魔之眼,在这里已经失去了效用,不过却还有心火应明灯。只不过现在这里还有其他人,祁继却不好直接使用心火应明灯。现在能做到只是找寻笔,或者旗这类形状的宝物。

按照玄老所看到的上古图录的记载,青帝所用的是笔,而赤帝所用的是旗。现在祁继不能确定这些物品的功效,便只能大面积撒了。

想到此处,祁继便直接朝着第二个石台走去,上面一个玉碗。祁继摇头,继续向前。接连看见的,有鼎,剑,钟,盘,锁,却没看见有笔或者旗。

直到祁继走到了第二排,才看见一个石台上,放着一根几乎毛都要掉光了的秃头笔。祁继无奈地叹了口气,对鲁二说道:“我要这个。”

鲁二狐疑地看了祁继一眼,随后将一根玉签插在了琉璃罩前。

祁继不禁问道:“这样就行了吗?”

鲁二点头说道:“只要先插上玉签,便代表有人看中了,不会有人再来买。到时候由婉儿姑娘来收取,到柜台一起结算。”

祁继微微点头,随后继续朝前走去,没走几步,便又看到一面旗。不过这面旗,与其说它是旗,还不如说他是张被筷子顶着的抹布。旗杆不过巴掌大小,漆面污黑,上面还泛着一层油光,跟一块刚被用过的抹布没什么区别。

祁继无奈,咬了咬牙,对鲁二说:“这个我也要了。”

鲁二疑惑地看了祁继一眼,就连他也是惊疑地问道:“这也要?”

祁继点了点头,继续朝前走去。而鲁二则是在这面抹布似的小旗前,插上了一根玉签。随后,便立马跟了上去。

而此时的祁继,与另一伙的两个人,一起站在一座石台前面。这石台之上,摆放着的也是一根笔,一根青玉笔。笔杆青玉雕琢,笔尖之上泛着淡紫色的光芒,一看便不是凡品。

就在鲁二跟上来的时候,祁继当即张口说道:“这个我要了。”

不过就在祁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有另一个人,几乎在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祁继不禁抬头看去,对面是一个老者,三缕长须飘然,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旁边跟着的小厮,是个瘦小的少年,眼中满是精光。

就在祁继看向这老者的时候,那老者也同时看向了祁继。就在两人互相对望的同时,鲁二与那少年,同时将手中的玉签,一起插在了琉璃罩前。

鲁二当即怒道:“陈小,你敢跟我抢?”

被鲁二叫做陈小的少年,随即咧嘴一笑,说道:“鲁二哥,我可不敢跟你抢,我只是听雇主的话而已。你有脾气,也别对我发啊。”

鲁二为之语塞,他随即看向那老者,只见老者气度不凡,不怒自威,一脸的威仪。而且感到这珍异坊买东西的,哪个是好惹的主儿啊。

鲁二刚想与祁继说话,祁继便拱手说道:“前辈,这根玉笔我十分中意,不知前辈可否割爱,我愿意做出一定的补偿。”

老者轻哼一声,“这玉笔我也十分的中意,不知道你可否割爱,我出双倍的补偿。”

鲁二和陈小看着两位,都是冷汗直流。听着语气两人都是不差钱的主儿,而且还都较上劲了。

而祁继看着老者,脸色也逐渐变得难看了。原本他想做出一定的补偿,毕竟自己是后生晚辈,理应敬老尊贤。

可是这老头,却如此的嚣张狂傲,开口就说双倍的补偿的。祁继也不是差钱的主儿,既然这老头不给面子,祁继也是毫不客气地说道:“前辈,这玉笔我是看上了,今天我的非要得到不可。您老随便开个价吧,我都能补偿的起。”

那老者本身也不是个好说话的人,现在听了祁继这话,更是怒道:“你都能赔得起,你以为你是谁?居然敢在中州皇都,与我说这样的话?”

祁继针锋相对,轻声冷笑道:“那你又以为你是谁,敢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

鲁二看着场面火药味儿十足,顿时就有些慌了神,那陈小更是被吓得脸色苍白,连话都不敢说了。

鲁二上前,横在两人中间,说道:“两位有话好好说,不至于为了一根笔,而如此计较吧。”

祁继顿时横了鲁二一眼,沉声说道:“该干什么你不知道么?”

鲁二被祁继一眼盯住,顿时吓得一哆嗦,立马又退了下去。

那老者则是冷笑道:“我平日极少来中州皇都,没想到今天才刚来,就遇见了你这么个不开眼的后生。”

祁继也是如此说道:“我也没想到,这才来不久,就遇见你这么混账的老东西!”

那老者听了祁继这话,顿时被气的怒不可遏,直接大吼了起来,“混账,你居然敢骂我!你可知道我是何人,你居然敢如此羞辱我!”

祁继冷笑,直接说道:“一个为老不尊的混蛋罢了。我先前敬你三分,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就然不识抬举,给脸不要脸。既然如此,我管你是谁,老子就是骂你了,你个老乌龟,老混蛋!”

旁边的鲁二和陈小,听到祁继这话,都是抖若筛糠。两人原本都以为自己傍上了一个大主顾,却没想到这俩人,都是惹祸的精,为了一根玉笔,就这么吵起来了。

就在祁继与老者互相对骂的时候,另外两伙人,却是饶有兴趣地看了过来。

这时,安掌柜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珍异坊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安掌柜话音刚落,便看见那婉儿姑娘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鲁二和陈小见状,顿时连滚带爬就跑了出去。

那老者看见婉儿这小丫头进来,当即怒道:“你这小丫头,想做什么?”

祁继在之前与鲁二闲聊,也知道这婉儿必然不是易与之辈,便以礼相待,诚恳地说道:“婉儿姑娘赎罪,是我失礼了。”

那婉儿姑娘却没有理会祁继,直接一把揪住了那老者的胡子,直接甩了出去。而那老者却毫无招架之力,直接被甩到了店面外。随后,婉儿姑娘看了一眼祁继,说道:“不用我动手了吧?”

祁继先是一愣,随后笑了笑,指着之前被他插上玉签的石台,说道:“我先买单,再出去,行不?”

伊犁州新华医院
哈尔滨市第一医院
赤峰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惠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台州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